登录

创建账号 忘记密码

注册

已有账号 , 立即登录

忘记密码

没有账号 , 创建账号

登录

创建账号 忘记密码

注册

已有账号 , 立即登录

忘记密码

已有账号 , 创建账号
《《指南针》》

金 丹 四 百 字 解

大山

 金 丹 四 百 字 解  

金丹四百字解  注疏四百字真义歌  学人二十四要  丹法二十四诀

金丹四百字解序

  《金丹四百字》,乃宋紫阳真人成道以后,遗与马处厚之文。其文初无定名,后人因其无名,即以《金丹四百字》名之。是文,其言约而不繁,其义显而且明,与《悟真篇》相为表里。《悟真篇》细分药物火侯,《四百字》总撮始终大义,两者一而二,二而一也。但《四百字》自宋迄今,注释者甚多,或以炉火解,或以搬运解,求其传真写神,发其藏蕴者,卒不可得。予不忍祖师法宝埋没,遂逐段细释,破其譬象,明指何者是鼎,何者是炉,何者是药,何者是火,何者是有作,何者是无为,字字分晰,句句辨别,剥核见仁,碎骨露髓,宝函珠玉,明明朗朗,庶乎阅者一目了然,不为邪说淫辞所惑矣。注既成,犹恐学者躐等而求,妄冀速验,因附以二十四要、二十四诀,使学者循序而进,自卑登高,足踏实地而行,自有深造自得之时,亦可不枉费功力矣。

嘉庆十二年岁次丁卯冬至月朔三日栖云山素朴散人自序


金丹四百字解 

宋天台张紫阳真人著

栖云山悟元子刘一明解注 

后学门人白玉峰刊梓  后学李云峰重刊

 

   真土擒真铅,真铅制真汞。铅汞归真土,身心寂不动。

 

    土居中央,为万物之母,能以和四象、攒五行、生万物、养万物,所以成始而成终者。此云真土,非世间有方有所之浊土,乃人身无方无所之真意。真意主宰万事,统摄精神,护持性命,镇守中宫,与土同功,故以真土名之,因其诚一不二,又名真信;因其内藏生机,又名中黄;因其无物不包,又名黄庭;因其动静如一,又名刀圭;因其能调阴阳,又名黄婆;因其总持理道,又名十字路;因其和合四象,又名四会田。异名多端,总以形容此真意之一物耳。

    铅性沉重,其气坚刚,经久不坏。此云真铅,非世间有形有质之凡铅,乃人身无形无质真知之真情。真情外暗内明,刚强不屈,能御外患,能制内邪,有象于铅,故以真铅名之。因其刚烈在内,又名黑虎;因其气属于金,又名白虎,因其不为物屈,又名金公;因其光照万有,又名金华;因其转运造化,又名天罡;因其暗中藏明,又名水中金;因其雌里怀雄,又名月中兔。异名多端,总以形容此真情之一物耳。

    汞为活动之物,其性轻浮,其气阴柔,易于走失。此云真汞,非世间有形有质之凡汞,乃人身无形无质灵知之灵性。灵性外刚内柔,至虚至灵,变化不测,叩之则应,触之则动,有象于汞,故以真汞名之。因其出入无时,又名为龙;因其气应东方,又名青龙;因其经火煅成,又名赤龙;因其性柔爱物,又名木母;因其外阳内阴,又名姹女;因其雄内怀雌,又名日中乌;因其真藏火中。又名朱里汞;因其光无不通,又名流珠。异名多端,总以形容此灵性之一物耳。

    真意也,真情也,灵性也,即吾身中真土、真铅、真汞之三宝。此三宝在先天,浑沦一气,圆成无亏,不得云意,不得云情,不得云性,纯是一真。及交后天,阳极生阴,一气分而为三家,遂有意与情、性之名。真者一分,假者斯出,轮回种子当权,根尘俱起,习气日盛,真意中杂有假意,真情中杂有妄情,灵性中杂有气性,邪正相混,假乱其真,性命摇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真者全消,纯是一假,阳尽阴纯,不死岂能之乎!以往群真教人返本还元,以保性命者,无非教人返还此三者,皆归于真耳。返还之道,莫先于知的本来真意。果知真意,若下肯心,则信宝在手,刹那之间,万有皆空,俯视一切,外物难移,正气渐生。道心常存,则妄情化而真情出,常应常静,如真土擒真铅,铅不下沉矣。真情既现,不隐不瞒,元神常存,识神不起,则气性化而灵性彰,如真铅制真汞,汞不飞扬矣。擒制之法,非有心造作,乃自然之擒制,不擒而擒,不制而制,特以真信在中,真知之情,灵知之性,阴阳眷恋,二气絪緼,凝结不散,有不期然而然者也。丹道之所难得者,情性相合。情性相合,不偏不倚之谓中,三家相会,仍是一气。已去者而复返,已失者而又还,如铅汞归于土釜,稳稳当当,一切后天客气,不能为害,幻身顽心,自然寂静不动矣。幻身顽心之妄动者,皆由三家不合之故。三家相合,真者复而假者自静,身心何敢动之乎? 


    虚无生白雪,寂静发黄芽。玉炉火温温,顶上飞紫霞。 

 

    上言铅汞归真土,则身心不动,已入于虚寂之地矣。然虚须要虚至于无可虚,方谓虚之至;寂要寂至于静之极,方谓寂之至。盖虚无则先天真一之水渐生,寂静则先天真阳之气来复,故曰白雪生、黄芽发。白雪,乃水气化而上浮者,喻虚室生白之象;黄芽,乃生机回而方萌者,喻静中有动之象。虚室生白,静极而动,黑中有白,阴内有阳,先天之气来复,金丹有象矣。金丹有象,急须勿忘勿助,用文火以温养,而须臾不可稍懈者也。玉炉者,坤柔之炉,喻其用功从容而不急燥。鼎者,乾刚之鼎,喻其志念坚固而不变更。紫霞飞者,喻其功力到日,智慧顿开。当灵苗初生,不即不离,以文火温养,防危虑险,由嫩而坚,由生而熟,火足丹成,慧光射外,如鼎中药熟,紫霞飞于鼎上也。 


    华池莲花开,神水金波静。夜深月正明,天地一轮镜。 

 

    华池者,喻灵窍也。神水者,喻真性也。莲花者,喻慧光也。金波者,喻情缘也。当灵苗温养气足,心花开放,慧光日生,故曰“华池莲花开”。慧光既生,则内念不萌而性定。性既定,则外物不纳而情忘,故曰“神水金波静”。性定情忘,处于万物之中,而不为万物所瞒,圆陀陀,光灼灼,如一轮明月照于夜深之中。上天下地,无处不通,而金丹凝结于太虚空矣。 


    朱砂炼阳气,水银烹金精。金精与阳气,朱砂而水银。 

 

    上三段统言金丹始终之大略,以下细分药物、火候之精微。

    朱砂属火,气浊,象人之燥性;水银属水,性动,象人之人心;阳气生物,象人之真性;金精光明,象人之道心。吕祖云:“七返还丹,在人先须炼己待时。”《悟真》云:“若要修成九转,先须炼己持心。”上阳子云:“还丹最易,炼己最难。”此皆言欲修大道,先须炼己也。炼己之要,莫先于惩忿窒欲。忿气者,燥性之邪火,磕着撞着,即便发作,性命不顾,生死不计,如大火烧山,莫可遏止。若不用功惩治,锻炼为无烟无焰之物,最足陷真。

    “朱砂炼阳气”者,是将燥性炼而为无性之真性也。欲念者,人心之识神,见景遇物,即便飞扬,六根俱发,七情并起,如群寇盗宝,不能阻挡。若不猛力窒塞,烹煎成不动不摇之物,易足败道。

    “水银烹金精”者,是将人心烹化为无心之道心也。燥性灭,真性现,如朱砂化为阳气,永为温和之性矣。人心死,道心存,如水银变为金精,永为光明之心矣。盖真即在假之中,假不出真之外。是性也,是心也,经火烹炼,即成真性道心,则朱砂化为阳气,水银变为金精矣。若不经火烹炼,永为燥性人心,虽阳气亦化为朱砂,金精亦变为水银矣。故曰“金精与阳气,朱砂而水银”。假可为真,真亦可为假,是在烹炼与不烹炼之间分别耳。修行者,可不先自惩忿窒欲以炼己乎?噫!还丹在一时,炼己须十月。炼己之功,岂小焉哉! 


    日魂玉兔脂,月魄金乌髓。掇来归鼎内,化作一泓水。 

 

    上言炼己之功,此言采药之决。日魂金乌,喻灵知之精华;玉兔月魄,喻真知之慧光。然灵知非真知之光,不能鉴之远;真知非灵知之景,不能通其明,故曰“日魂玉兔脂,月魄金乌髓”,将此两味真药物,掇来归于悬胎鼎内,用三昧真火猛烹急炼,不交而必使之交,不合而必使之合。交之合之,必至熔化如一泓之水,绝无丝毫滓质,方为极功。掇来者,灵知易飞,真知易藏,当因其所发而即掇归于鼎,令其住而不令其去也。鼎非有形有象之鼎,即前所解乾刚之鼎,乃乾阳刚健之正气。正气常存,一念纯真,心坚志远,愈久愈力,而真知灵知,锻炼为混成之物矣。 


    药物生玄窍,火候发阳炉。龙虎交会罢,金鼎产玄珠。(交会罢一作“交会时”,一作“交会后”) 

 

    药物者,即真知灵知之药物。玄窍者,幽深隐微之窍,即阴阳分判之处,亦即性命寄居之处,所谓“玄关窍”者是也。此窍异名多端,曰玄牝门,曰生死户,曰生杀舍,曰虚无窍,曰众妙门。总而言之,曰这个而已。这个窍,非有非无,非色非空,无方所,无形象,在恍惚杳冥之中、非外非内之际。若以方所形象猜之,差之多矣。火候者,用功之候也;阳炉者,猛烹急炼之功,非实有炉。因其用火功锻炼真灵大药,故谓之炉。

    龙属木,喻性,灵知所出。灵知之性,变化不测,故以龙象之。虎属金,喻情,真知所出。真知之情,刚强不屈,故以虎象之。但性有气质之性,有天赋之性;情有爱欲之情,有无妄之情。气质之性者,后天也;天赋之性者,先天也。爱欲之情者,后起也;无妄之情者,固有也。金鼎者,即乾刚之鼎。玄珠者,金丹之别名。因其金丹圆明,故喻以珠;因其神妙难言,故又喻以玄珠。

    上文日魂月魄,化作一泓水,金丹有象矣。然丹道药生有时,运火有候,若不知药生之时,运火之候,金丹不结。仙翁诗云:“纵识朱砂与黑铅,不知火候也如闲。大都全藉修持力,毫发差殊不结丹。”当真知灵知二药生于玄窍,即须乘时下手,猛烹急炼,煅去后天气质之性、爱欲之情,降伏凡龙凡虎,使先天真性情之真龙真虎,交会于金鼎之中,相吞相咽,凝结不散,自然产出一粒玄珠,圆陀陀,光灼灼,通天彻地,无遮碍矣。但此药生玄窍之时,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难得易失。火候合宜,则真者凝而假者消,金丹立结;火候稍差,则真者去而假者来,当面错过。《入药镜》云:“受气吉,防成凶。”可不慎乎! 


    此窍非凡窍,乾坤共合成。名为神气穴,内有坎离精。 

 

    上言玄窍能生药物,特以此窍至玄至妙,恍惚杳冥,拟之则失,议之则非,非一身有形有象,可见可指之凡窍,乃无形无象不可见不可指之圣窍。此窍在人身,非黄庭,非绛宫,非丹田,非气海,非尾闾,非肾前脐后,非两肾中间,非夹脊双关,非任督二脉,非明堂,非泥丸,非天谷,非玉枕,非口鼻,系乾坤阴阳二气,在虚空中合而成之者。

    乾刚属阳,坤柔属阴。刚柔二气相合,有此窍;刚柔二气各别,无此窍。比之上天下地,其中空虚,即是玄窍。人若有刚无柔,或独柔不刚,孤阴寡阳,其中杂气塞满,焉有玄窍?既无玄窍,气机已息,焉能生药?故曰“乾坤共合成”。因其乾坤合成,又名神气穴。神者,灵妙难测,气者,冲和生机。神为阳中之阴,象离又象日;气为阴中之阳,象坎又象月。乾坤阴阳相合,中空一窍,而日月来往于其中;人之刚柔相合,中空一窍,而神气凝结于其内,同一理也,故名为神气穴,内有坎离精。人秉天地日月之精而生,则身中之神气,即坎离之精也。但此窍非可以有心求,亦非可以无心取,虽赖师传,还须自悟。若悟此窍,则坎离药物现成,不待外求,当下顺手可采。奈何举世学人,在一身上下有形有象之穴窍用功夫,岂能固神气、保性命哉! 


    木汞一点红,金铅三斤黑。汞铅结成砂,耿耿紫金色。 

 

    上言玄窍有坎离精,盖以坎离精,能以结丹也。离精为木汞,木汞性浮,灵性之象;坎金为金铅,金铅性沉,真情之象。灵性具有虚灵之火,为灵知,外阳内阴,阴少阳多,阴藏阳中,其中之阴属火,故谓“一点红”。真情具有刚正之气,为真知,外阴内阳,阳少阴多,阳藏阴内,其外之阴属水,故谓“三斤黑”。一点红,喻其少;三斤黑,喻其多,非实有一点、三斤之数也。丹道采灵知中一点虚灵之真火,炼去妄情昏浊之杂气,采真知中清净无欲之神水,扑灭气性无根之燥火。真火神水,两而合一,水火相济,真情灵性和合,真知灵知相恋,情即是性,性即是情,真而最灵,灵而最真,浑然一气,与天地同功运,亦如铅汞用火煅炼,结成灵砂,火足药熟,变为紫金之色,永久而无更易矣。 


    家园景物丽,风雨正春深。耕锄不费力,大地皆黄金。 

 

    上言铅汞能以结丹,人或疑为世间凡铅凡汞烧炼而成。殊不知非世间之凡物,乃我自己家园艳丽之景物。盖以真知灵知,即我之真铅真汞,家园自有,不待外求。景物艳丽。阴阳融和,生机不息,如风雨在于春深之时,药苗由微而著,不用耕锄之力,满空飞白雪,遍处长黄芽,顺手采来,头头是道,随足走去,步步有宝,如大地皆是黄金矣。 


    真铅生于坎,其用在离宫。以黑而变红,一鼎云气浓。 

 

    上言景物家园自有,然虽自有,功夫不到不方圆。盖以真知之铅,陷于阴中,象坎卦,外阴内阳,阳在阴胞,客气掩蔽正气,正气不能自出。若欲出之,其用却在于离宫。灵知外实内虚,有象于离卦,具有虚灵之真火。以此真火,煅去后起之客气,则真知现而与灵知相合,以黑变红。真知即是灵知,阳得阴而有养,阴阳眷恋,絪緼和气,如浓云笼于鼎中而不散矣。 


    真汞出于离,其用却在坎。姹女过南园,手执玉橄榄。 

 

    真汞之灵知,藏有识神之杂气,象离卦,外明内暗。识神借灵生妄,见火则飞,若无真知之铅以制之,识神为祸,不能返真,故其用却在于坎也。坎喻真知,真知具有真一之净水,以此净水,扑灭识神之邪火,邪火灭而灵知返真矣。

    南园,仍取离象。玉橄榄,仍取坎象。姹女,即灵知之别名,以其灵知为阳中之阴,故又以姹女名之。灵知得真知制伏,则阴来就阳,不为外物所移。灵知恋真知,真知恋灵知,即是“姹女过南园,手执玉橄榄”,而享用得济矣。 


    震兑非东西,坎离不南北。斗柄运周天。要人会攒簇。 

 

    上言木汞、金铅、坎离相交,人多在一身有形、有象、有方、有所处猜疑,或指火为离、为心,属南;指水为坎、为肾,属北;指木为震、为肝,属东;指金为兑、为肺,属西。是直以心肾肝肺,为坎离震兑。实未得真传者也。殊不知震者,吾之真性;兑者,吾之真情;坎者,吾之真知,离者,吾之灵知。四者,即吾所具先天之真四象。因有后天杂气相混,各居一方,而不能相会,今欲返还,合为一气,非攒簇之功不能。攒簇之功,乃扭转斗柄之天机。斗柄,乃北斗第五、第六、第七三星,一名天罡。此星所坐者凶,所指者吉,所以运周天列宿,行二十四气,以成岁运。在吾身即一点真知之真情。真情,一名金公,刚强不屈,有生有杀,亦如天上之斗柄也。有生以来,为客气所染,外物所诱,斗柄指外不指内,生气在外,杀气在内。顺其造化,幼而壮,壮而老,老而死,万劫轮回,无有出头之期。若知生杀之机,扭回斗柄,转身之间,即到故乡,可以夺周天造化,可以合四象五行。一时辰内管丹成,绝不费力。但人多认不得真情之斗柄,仅在一身东西南北有形有象处,错认为震兑坎离,强作乱为,妄想结丹。无怪乎碌碌一生,到老无成,可不叹诸! 


    火候不须时,冬至岂在子。及其沐浴法,卯酉亦虚比。(一本“及其沐浴法,卯酉时空比。身中一阳生,为之卯酉中。”) 

 

    上言震兑坎离,别有妙义,非东西南北。不特此也,即丹经所云;“子时进阳火,午时退阴符,卯酉宜沐浴。”亦皆虚比耳,非实指天边之子午卯酉也。

    天地造化之道,以阳气方生于地下,即为子;以阴气方生于地下,即为午;以阳气升于天地之中为卯;以阴气升于天地之中为酉。子午,阴阳方生之时;卯酉,阴阳平和之时,此天地之子午卯酉也。丹道取子时进阳火者,盖以身中一点阳光发现,如冬至子月一阳潜生,急须进火采取,扶此一点微阳,渐生渐长,不可稍有消耗,此即所谓子时进阳火也。取午时运阴符者,盖以身中一点阴气暗生,如夏至午月,一阴来姤,急须运符退去,抑此一点邪阴,渐生渐消,不可稍有姑息,此即所谓运阴符也。其实阳生阴生,时时刻刻而有。阳生即是子,阴生即是午,乃吾身中之活子午,非是天边之死子午,故曰“火侯不须时,冬至岂在子”。言子而不言午者,午即包于子中矣。古仙云:“不必天边寻子午,身中自有一阳生。”观此可知冬至不在子矣。

    丹道取卯酉宜沐浴者,盖以身中一点阳光回复,渐生渐长,与阴气相和,不多不少,归于中道,亦如卯月地下阳气升于天地之中而春分,须当住火停轮,使其阴阳平和,不可过进其火。是以沐浴,非言卯月宜沐浴也。身中一点阴气来姤,渐生渐退,与阳气相合,不偏不倚,入于中道,亦如酉月阴气升于天地之中而秋分,须当休歇罢功,使其刚柔相当,不可过退其阴。是以沐浴,非言酉月宜沐浴也,故曰“及其沐浴法,卯酉亦虚比”。仙翁悟真云:“兔鸡之月及其时,刑德临门药象之。”特言药生进退,象卯酉之月,非言卯酉月宜沐浴可知矣。后人不知丹经比喻之言,或疑为子月子时进阳,午月午时退阴,卯月卯时、酉月酉时沐浴。

    噫!若以天边子午卯酉为法,试思一年有一年之子午卯酉,一月有一月之子午卯酉,一日有一日之子午卯酉,一时有一时之子午卯酉,年月日时,俱有子午卯酉,其将何者以为法乎?岂不大错了也。仙翁以“冬至不在子,卯酉亦虚比”,拨去一切旁门误认之弊,教学者在实理上细心辨别,其慈悲为何如乎。 


    乌肝与兔髓,擒来归一处。一粒复一粒,从微而至著。 

 

    上言火候沐浴不在子午卯酉,总是教人知其性情相和、阴阳同气耳。乌肝者,日之精。肝色青,属木,仍喻灵知之性;兔髓者,月之华。髓色白,属金,仍喻真知之情。

灵知真知,真性真情,为修丹之大药,将此四者擒来归于一处,运火烹炼,化为一气。一气浑然,生机常存,必自一阳而渐至六阳纯全,从微而著,金丹成熟,自然而然。擒者,非勉强作为,乃令其住而不令其去之谓。住则杂念不生,客气不入。四者抟聚一处,而不相悖矣。一粒复一粒,即本立道生,阳气渐长之义,非实有粒之形迹也。 


    混沌包虚空,虚空包三界。及寻其根源,一粒如黍大。(如黍大一作“黍米大”,一作“如黍米”) 

 

    上言乌肝兔髓能以成丹,此丹非别物,即吾本来混沌之初,所具先天真一之气也。此气包罗虚空,虚空又包罗三界,能包虚空三界,其大无量矣。然虽其大无量,及寻其根源,不过如黍米之大。虽云如黍米,亦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恍兮惚兮,其中有象;惚兮恍兮,其中有物;杳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也。是象、是物、是精、是信,总名之曰先天真一之气。此气为天地之始,万物之母,真空而含妙有,妙有而藏真空,大小不拘,有无不立,非色非空,即色即空,放之则弥六合,卷之则退藏于密,隐显不测,变化无端,是岂有形有象之物可比哉!学者若知的混沌中之一气,则知其一而万事毕,修道不难矣。 


    天地交真液,日月含真精。会的坎离基,三界归一身。 

 

    上言黍米一粒,能包虚空三界。然此一粒黍米之宝,吾身本有,不待他求。但要会的调和阴阳耳。阴阳不和,先天真一之气不复,金丹不结。试观天地交而真液降,以生万物;日月交而真精运,以行四时,是阴不离阳,阳不离阴。阴阳相合,内含真液、真精,方有造化。否则,孤阴不生,独阳不长,生机已息,造化何来?吾之灵知真知,即吾身所具之天地日月也。灵知具有天之阳气,即天也。阳气所舒之光辉,象离中之虚,虚即日也;真知具有地之阴气,即地也。阴气所藏之精华,象坎中之满,满即月也。天地日月,吾身俱备,但人不知调和,以故阴阳相隔,生机消灭,终归大化矣。若会的真知灵知、坎离之根基,本属一气,逆而修之,颠倒坎离,以真知而制灵知,以灵知而养真知,水火相济,动静如一,则心即是道,道即是心,心为道心,身为道身,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三界即在吾一身之中矣。 


    龙从东海来,虎向西山起。两兽战一场,化作天地髓。(龙从东海来,虎向西山起一作“龙从火里出,虎向水中生”) 

 

    上言会的坎离基,大道可成。特以坎离者,真知灵知,水火之象。若欲水火相济,必先金木交并。性属木,居东,我家之物,因其灵通变化,故喻之以龙;情属金,居西,他家之物,因其刚烈坚强,故喻之以虎。但性情有真假之别,先后之分。圆明之性,无色之情,为真,先天也;气质之性,尘缘之情,为假,后天也。有生以来,假者杂于真者之中,龙性狞恶,虎性猖狂,各居一方,彼此不应,若非去假而救真,则大道难成。曰“龙从东海来”者,驱龙而就虎,以性而求情也。曰“虎向西方起”者,牵虎而驾龙,以情而归性也。性情相会,以情制性,以性钤情,性情抟结,以狞恶猖狂变而为驯顺和平。假者消而真者复,木性爱金顺义,金情恋木慈仁,金木相并,仍是圆成无亏本来面目,故曰“两兽战一场,化作天地髓”。战之一字,大有深意。人自先天阳极,交于后天,历劫根尘俱发,六贼作乱,七情为殃,加之现世积习客气,内外皆阴,非可容易而剿除。若不狠力抉挖,焉能消灭?战之正所以猛烹急炼,不到阴尽阳纯之时,而功不容稍缓也。“化作天地髓”,是性情滓质俱化,精一不二,方是功力已到之时。仙翁悟真诗云:“西山白虎甚猖狂,东海青龙不可当。两手捉来令死斗,化作一块紫金霜。”正此段之妙义。噫!性情岂易调和哉!苟非下数年死功夫,而未许返真也。 


    金花开汞叶,玉蒂长铅枝。坎离不曾闲,乾坤经几时。 

 

    上文金木交并、性情一家矣,此段紧接上文,申明金木交并之效。金花铅枝,属阳,为刚,真情也。汞叶玉蒂,属阴,为柔,真性也。离体中虚,虚属阴,灵知也;坎体中实,实属阳,真知也。金花开汞叶者,刚中有柔,情即是性。玉蒂长铅枝者,柔中有刚,性即是情。坎离不曾闲者。实而藏虚,虚而含实,真知即是灵知,灵知即是真知,能刚能柔,能虚能实,刚柔相应,虚实兼该,寂然不动,感而遂通。感而遂通,寂然不动,与乾坤同消息,即与乾坤并长久,经几时而有伤损哉! 


    沐浴防危险,抽添自谨持。都来三万刻,差失恐毫厘。 

 

    上言性情混合,真知灵知凝结,金丹成就矣。然药物易知,火候最难。不知运火详细,差之毫厘,失之千里,金丹难成。盖以丹还之后,有沐浴之时,有抽添之候。当药未得,须炼己以采药,及丹已得,须沐浴以温养。沐浴者,防危虑险之功也。古仙云;“还丹在一时,温养须十月。”十月共三万刻,刻刻留心,防危虑险,如鸡抱卵,如蚌含珠,一意规中,更加抽铅添汞之功,谨守护持,毫厘不得差失。稍有差失,真中生假,客气乘间而入,金丹得而复失,成而又坏,烹鼎之患,所不能免。故修丹之道,防危虑险之功,始终不可缺。防危者,防其客气潜生,虑险者,虑其丹元有伤。言防危虑险、抽添之功,即在其中。抽者,抽其铅;添者,添其汞。当丹未结,须借真铅以制真汞。及汞已死,丹已结,须要将此铅气,仍复抽去,真汞方成灵宝。盖以真知之真铅,虽是先天之物,从后天中产出,带有后天之气,初而以真知制灵知,不使灵知飞扬于外,及其灵知已凝,又要将此真知所带后天浊气,渐渐抽去,毫无些子存留,金丹方能成熟。若稍有些子抽不尽,则灵知不能成圆明之宝。抽一分真知浊气,添一分灵知清气,抽十分真知浊气,添十分灵知清气。浊气尽而清气凝,火到气足。圆陀陀,光灼灼,仅有真灵圆明一宝,别无他物。亦如铅池煎银,抽尽铅气,只留得一味干水银而已。仙翁悟真诗云:“用铅不得用凡铅,用了真铅也弃捐。此是用铅真口诀,用铅不用是诚言。”此即抽铅添汞之义。

    要之,抽添之功,即防危虑险之用。抽添,正所以去其危险耳。防之虑之,抽之添之,十月谨持,毫厘不差,金丹焉有不成者哉!

    三万刻,非实有十月之期,不过譬喻还丹以至丹熟、圣胎完成之义。学者须要究真,甚勿以辞害义也。 


    夫妇交会时,洞房云雨作。一载生个儿,个个会骑鹤。 

 

    以上言药物火候、修持功力,皆以丹道譬喻。仙翁恐学者不知其中奥妙,误入旁门曲径,故又设此段。以世间男女夫妇之道显而易见者,譬喻示人耳。

    修真之道,千经万典,说来说去,只是教人调和阴阳,使阴阳交合,归于一气耳。试观世间夫妇相会,及时相交,便能生儿;修道阴阳相会,及时相交,亦能生仙。吾之真知,为阴中之阳,为夫,吾之灵知,为阳中之阴,为妇。人自先天阳极,后天用事,真者迷失于外,如寄居他家,不属于我矣。我家虽有灵知,妇不见夫,阴无阳制,灵亦有假,即《参同》所谓“河上姹女,灵而最神,见火则飞,不见尘埃也”。若认得真知之夫,唤回我家,与灵知之妇相会,收于洞房宥密之中,夫恋妇而妇恋夫,夫妇交合,性情相投,则先天之气,自虚无中来,凝结圣胎。更加温养十月之功,气足神全,脱出胞胎,身外有身,超出阴阳之外,不为天地造化所拘矣。更加向上功夫,重安炉,复立鼎,以行无为之妙道,子生孙兮孙又枝,千变万化,个个骑鹤腾空,为大罗天仙矣。

    是道也,总一阴阳之道也。生人生仙,皆不离乎阴阳,但有仙凡之异耳。三丰云:“顺为凡,逆为仙,只在中间颠倒颠。”颠倒之法,非师罔知。若有知的者,一时辰内管丹成,不待三年九载也,但要认得真阴真阳耳。 


    前解逐段分晰,已无剩义,今又体贴祖师四百字之句,仍以四百字分段注疏为歌,言简意该,比象俱破,使好学者一目了然,不犯思索,更能会通正解,则修真秘诀可得其大半矣。 

 

注疏四百字真义歌


第一段


真意发真知,灵知亦自应。三家合一家,倏尔身心定。

 

第二段 


虚室却生光,静中又复阳。采来勤煅炼,化就紫金霜。

 

第三段 


灵窍慧光生,性现尘情灭。朗朗夜明珠,无处不皎洁。

 

第四段 


燥性化真性,人心变道心。若非神火煅,矿里怎分金。

 

第五段 


真知与灵知,两者本同气。经火烹炼成,浑沦没点弊。

 

第六段 


元窍真灵露,趁时下手栽。性情相眷恋,长出大丹材。

 

第七段 


有个虚灵窍,号为玄牝门。中藏神与气,原是魂魄根。

 

第八段 


灵知火里精,真知水中宝。水火阴气消,光鲜着实好。

 

第九段 


灵药自家有,何须在外寻。护持常照应,左右尽珠林。

 

第十段 


真知总是真,却要灵知配。炼去后天阴,两家成一块。

 

十一段 


灵知好外游,须借真知制。以妇去从夫,坎离即既济。

 

十二段 


震兑和坎离,精神情性象。若知攒簇方,独步昆仑上。

 

十三段 


火侯不拘时,何劳寻子午。沐浴洗尘心,卯酉岂能主。

 

十四段 


金情与木性,不得有偏差。两者如同气,灵根自发花。

 

十五段 


大则包虚空,小还如黍米。若问这根源,一真而已矣。

 

十六段 


天地日月精,吾身本自有。真灵若不迷,造化常在手。

 

十七段 


性起情来制,情生性去牵。相争相闹罢,仍旧是先天。

 

十八段 


木性金情交,真知灵知合。武炼与文烹,现出玲珑塔。

 

十九段 


持心名沐浴,温养有抽添。刻刻防危险,功深自入玄。

 

二十段 


会的阴阳理,圣胎不难结。生子又生孙,长生永不灭。

 

赞曰: 


宝箓灵文四百,大义包括三铅。

统悟真之妙旨,泄海蟾之心传。

言简约而深奥,理详细而备全。

处厚得之了事,杏林借此成仙。

可为修道云路,正是渡人法船。

学者能尝滋味,霎时火里生莲。

 

    金丹四百字,段段着实,句句示真,修持之炉鼎药物、火候次序、有为无为,自始至终,无一不备。虽字四百,而悟真全部大意,悉包藏无遗。其中寓言譬象,余已解释,破核见仁,碎骨露髓,为初学者助一炬之明,引入正道。但恐学者不知脚踏实地、苦力用功,未尽学人之事,即便妄想大道,躐等而求,自误前程。爰于正注之后,外著学人二十四要、丹法二十四诀,其言最简,其事易知,以发祖师不言之秘。若有志士以此要诀参会正经,循序而进,学道者久必明道,行道者终必成道,庶不至虚度岁月,走入歧路矣。 


学人二十四要

 

第一要 [看破世事]  

世事若还看不破,身沉苦海怎能出。  

第二要 [斩断牵缠]  

牵缠设若不能断,六道轮回在眼前。  

第三要 [穷究理义]  

不知辨别身心理,邪正难分误路程。  

第四要 [寻师访友]  

虚心即便能实腹,自满到老无一长。  

第五要 [立志长久]  

要成经久不易事,必须经久不已功。  

第六要 [除去嗔恨]  

嗔恨若还不扫净,满腔浊气掩真宗。  

第七要 [舍的色身]  

看得色身如假物,自然有路觅真身。  

第八要 [不怕劳苦]  

心强必上高山顶,怕苦终久不入真。  

第九要 [忍辱受垢]  

忍辱卑而不可踰,受垢柔而即能强。  

第十要 [饶人让人]  

屈己尊人为要着,平心下气是良方。  

十一要 [轻财重命]  

试问堆金等岱岳,无常买的不来无?  

十二要 [物我同观]  

物我同源无贵贱,若分彼此起尘氛。  

十三要 [酒色不迷]  

戒酒自然性不乱,绝色必定命坚牢。  

十四要 [饥寒顺受]  

衣食随缘休妄想,若怕饥寒志不坚。  

十五要 [生死任命]  

死生二事尽由天,访道一心常在我。  

十六要 [广行方便]  

到处积功兼累行,见危尽力以扶人。  

十七要 [不爱热闹]  

纷华境里易迷真,声色场中能乱性。  

十八要 [不傲不盈]  

高傲即便起人恶,盈满必非载道材。  

十九要 [不贪美味]  

君子谋道不谋食,小人养口不养心。  

二十要 [不言是非]  

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屋上霜。  

二十一要 [聪明不用]  

有才不使常如拙,有智深藏却似愚。  

二十二要 [睡少功多]  

朝乾夕惕功无歇,废寝忘食志要坚。  

二十三要 [不爱好物]  

珠玉金银身外物,精神性命本来珍。  

二十四要 [始终如一]  

用功不力难深造,抱道而亡方见真。

         以上二十四要,乃学人紧要之关口,必须真履实践,条条打通,行的过去,方能遇得真师,闻得大道。若有一条不能行过,即遇真师,闻道犹在两可。盖以明师教人,千磨百错,明察暗试,以验真假。果是真诚之士,如真金不怕火炼,愈炼愈明,自为高人鉴赏,决定提接;若非志士,始勤终怠,或阳奉阴违,自己身边事未能行的过去,而欲妄想他人宝物,所谓嗔不除,态不改,堕入生死轮回海。堆金积玉满山川,神仙冷笑应不采。道且不得闻,而况成道乎?夫闻道者,小圣人;成道者,大圣人。圣人之事,岂是玄虚不实之辈所能得者哉?


丹法二十四诀


第一诀  [修补丹房]  培养后天,坚强色身。  

培养后天第一端,精神气旺耐饥寒。色身修的坚强了,避雨遮风好炼丹。  

第二诀  [炼己筑基]  惩忿窒欲,克己复礼。  

炼己持心是筑基,尘情妄念尽抛离。果然炼到己无处,不动不摇物怎迷。  

第三诀  [立鼎安炉]  刚以固其志,柔以用其功。  

志念坚牢为立鼎,工夫渐进是安炉。刚柔两用无偏胜,准备随时运火符。  

第四诀  [采取药物]  假中寻真,砂里淘金。  

大药三般精气神,须先辨别假和真。是非只隔一些子,莫把魁罡认北辰。  

第五诀  [以铅制汞]  真知不昧,灵知不飞。  

金情别号是真铅,木性轻浮以汞传。晓得情来钤性法,人心不起道心园。  

第六诀  [黄婆调和]  真意不散,阴阳自和。  

可知真意是黄婆,一信能调四象和。攒簇五行皆借力,全形造命不离它。  

第七诀  [铅汞相投]  性去求情,情来归性。  

以铅投汞情归性。以汞投铅性恋情。情性相交无隔碍,何愁大道不能成。  

第八诀  [运火锻炼]  振发正气,扫除邪气。  

文烹武炼是仙方,火发神炉阴与阳。煅尽千般波滓物,自然大药起霞光。  

第九诀  [还丹凝结]  刚柔相当,性情如一。  

性情如一号还丹,朗朗真灵结就团。已得当初无价宝,小心护守运神观。  

第十诀  [沐浴温养]  念莫教起,意不使散。  

涤垢洗尘沐浴方,勿忘勿助合阴阳。诸缘不起丹元固,养的灵根花蕊芳。  

十一诀  [丹元成熟]  黑中有白,静极而动。  

黑中有白长生药,暗里藏明续命汤。炼就玲珑明净物,通天彻地放毫光。  

十二诀  [吞服金丹]  收神入室,点化群阴。  

服丹不是外来丹,炼就真灵在内安,五府生光阴气化,不迷不昧破关兰。  

十三诀  [移炉换鼎]  本原到手,随时种栽。  

金丹到手有真传,换鼎移炉玄又玄。从此虔心烹大药,先天窍里炼先天。  

十四诀  [凝结圣胎]  百神俱集,五行混成。  

五气朝元聚灵台,先天种子己牢栽,如痴如醉如昏睡,恍惚杳冥结圣胎。  

十五诀  [朝屯暮蒙]  知雄守雌,天然火炼。  

知雄更要守其雌,水火熏蒸不问时。自有枢机番卦象,何须着意强施为。  

十六诀  [温养胎胚]  如鸡抱卵,似蚌含珠。  

专一犹如鸡抱卵,至诚恰似蚌含珠。时时静守虚灵窍,免得炉中水火孤。  

十七诀  [防危虑险]  外无其身,内无其心。  

阳气未纯犹有险,余阴不尽要防危。后天滓质如消化,可保胎元莫损亏。  

十八诀  [十月胎圆]  先天气纯,后天气化。  

十月工夫胎始园,后天化尽先天全。清清净净别无物,非色非空一自然。  

十九诀  [待时脱化]  无私无为,不即不离。  

脱化原来有日期,错前错后俱非宜,诚中达外无容强,瓜熟自然蒂落离。  

二十诀  [婴儿出现]  打破混沌,跳入虚无。  

守定黄庭养谷神,形全气足火停轮。乍雷一响天门破,跳出金刚不死人。  

二十一诀  [乳哺三年]  光而不耀,明而不用。  

真灵炼就一金身,万古千秋不落尘。乳哺三年光不耀,知前晓后圣而神。  

二十二诀  [出入自便]  形神俱妙,与道合真。  

形神俱妙等虚空,与道合真万法通。显晦逆从人莫测,聚而有象散而风。  

二十三诀  [面壁九年]  有无俱不立,天地悉归空。  

九年面壁有谁知,入室工夫不待思。天地归空凡圣去,寂寥境内结仙居。  

二十四诀  [子又生孙]  变化无穷,神妙不测。  

子又生孙凡圣同,只分顺去逆来中。古仙留下大丹诀,变化无穷到处通。  

二十四诀,步步火候,须要审明,若有一毫之差,便有千里之失。古来仙真,多不明指次序,皆秘母言子,只以比象示人,恐其为匪人所窃也。余既得师口诀,不避愆尤,愿公诸有志之士。纵无力行持,得闻大道,亦是无量之福。但此等大事,须要有大力者行之,更要有大德者方能行。若有大力无大德,动有魔障,鬼神不喜,大道不成。是以欲行其道,须先积德。德重能服鬼神,盖以中下之人,德重于道。若德不大,虽能闻道,而成道犹未可必也。学道者,须要先将这个题目认清,本末急缓方有定见,而不至余枉费功夫矣。学者勉之。

  

 

 


文章来自网络上传,如有侵权,请及时举报,立刻删除

举报

阅读此文章需付 0 个阅读币

打印此文章需付 0 个阅读币